中文核心期刊咨询网权威的中文核心期刊目录大全,最新2015中文核心期刊目录查询,投稿征稿,论文期刊发表咨询。
中文核心期刊咨询网

网络政治参与有何局限性

作者: 中文核心期刊2018-07-09阅读:文章来源:中文核心期刊咨询网

  今天,科学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政治参与已成为人们参与政治的重要手段。 网络政治参与逐步成为公民有序参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新途径和新途径。但是网络参与政治作为一种新事物,优势和劣势并存。接下来小编简单介绍一篇优秀政治期刊。

南京政治学院学报

  一、 网络政治参与已成为中国政治发展新阶段公民参政议政的重要方式

  网络政治参与,一般是指政治参与主体通过互联网直接或间接影响政府决定和政府活动相关公共政治生活的行为。“政治民主的进程一方面是指国家政治结构和政治体制的民主化,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与社会民众的广泛社会动员和政治参与联系在一起的。” [1]随着民主的进程,公民的政治参与,尤其是网络政治参与,日渐成为影响政府公共决策的重要力量。

  2011年1月19日,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了《第2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12月底,我国网民规模达到4.57亿,较2009年底增加7330万人,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拥有网民数量最多的国家。随着网民数量的急剧增长以及公众对社会事务参与度的提高,互联网正成为网民集结舆论的平台,由此,网络舆论的监督和影响也日益凸显。如2003年广州“孙志刚事件”导致中国强制遣送制度的废除和救助制度的改革。尤其是近两年,从上海的钓鱼执法案、杭州飙车案、南京江宁房产局长周久耕案、以及湖北的邓玉娇案、陕西药家鑫案等案件的发展经过和结果来看,公民的网络政治参与对政府公共行政以及司法审判独立的影响日趋显著。相比传统的信访、集会、游行等反映表达渠道而言,公民依托互联网平台行使和实现对政府政策或重大事件的评论和监督权利更加便捷、安全和高效。这也是网络政治参与日趋扩展的根本原因。

  “网络技术的日益普及,互联网在中国民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已成为公众行使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重要渠道,通过互联网广大公众进行政治参与意识空前高涨,亿万网民密切关注公共事务和社会现象。” [2]在新的时期,随着网络技术的深入发展,网络政治参与在舆论可信度、规模度和安全技术保障层面都不会再是一般现象,完全有可能成为国家政治民主发展的基本制度。

  二、 我国现阶段网络政治参与的局限性

  任何事物都具有其两面性,尤其是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我国的网络政治参与还处于发展的萌芽阶段和初级阶段,不可避免的会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1、我国经济发展的不均衡造成了“信息鸿沟”的出现

  虽然网络政治参与的主体正在逐渐增加,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上网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还很低。受到国家经济发展不均衡的影响和制约,网络技术的发展在国家内部也是不均衡的。在东南沿海和内陆经济发达地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公众参政议政的意识和热情也显著增强,并且科技的发展也使公众的信息来源更加广泛。另一方面,某些特殊群体如文盲,贫困人群、老年人以及生活在中西部或者偏远地区的人群,由于信息和网络基础设施相对匮乏,他们的网络技术知识,甚至是计算机技术知识仍处于盲区,网络化无疑加剧了他们在信息占有方面的劣势,扩大了网络政治参与主体的不均衡现象,而他们往往又是最需要获得信息,表达政治利益的群体。这实际上也就限制了网络政治参与的范围,影响了政治民主在各个地区,各个阶层的合理分布,造成了“信息富人”和“信息穷人”的矛盾。

  2、部分网络信息真实性缺乏进一步考证

  正如埃瑟·戴森所说:“数字化的世界是一片新的疆土,可以释放出难以形容的生产能量,但它也可能成为恐怖主义和江湖巨骗的工具,或是弥天大谎和恶意中伤的大本营”。[3]客观全面的信息是公民政治参与的基础和前提。但是由于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虚拟的世界,许多上网者都披着“网络马甲”,无需为自己的言论和行为承担法律和道德责任,因此,很容易有信口雌黄、人身攻击、粗暴无聊等倾向的信息出现,例如2009年“闫德利事件”,“虐猫事件”等就是虚假的信息。网络上虚假的信息很可能会误导公众,使公众被这些虚假伪造的信息所左右,政治判断和评价就会发生偏差。类似的事件如果发生在网络政务中,很容易会造成危言惑众等挑战网络政治参与的恶劣行为,影响政府和民众的获取真实的信息,甚至导致政策的发布和施行遭遇不必要的阻力。

  3、网民的整体素质,特别是政治素质有待进一步提高

  比较政治学研究表明,在一般情况下,受教育程度越高则对政治的关心程度越强,因而往往积极自觉地参与政治活动,而且遵守政治参与程序的自觉性也较强。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2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农村网民规模达到1.25亿,占整体网民的27.3%,同比增长16.9%。30岁以上各年龄段网民占比继续上升,从2009年底的38.6%攀升至41.8%。初中学历网民增加明显,占比从26.8%提升到32.8%;高中学历的网民占比首次下降,从40.2%下降到35.7%,降低了 4.5个百分点。在这些人群中,接受过正规政治教育,特别是高等政治教育的人数只占少数。因此,他们在进行网络政治参与时,个人的主观性较强,若干带有情绪性的结论或言论,又会通过网络迅速传播,汇集成一股强大的情绪化民意,给网络政治参与带来了强大的舆论压力,从而影响了网络政治参与的客观性和公正性。比如近年常出现的反日情绪,随着靖国神社、钓鱼岛等事件发展,网络出现了抵制日货,甚至更加激烈的抗议活动等,这些情绪化的行为,干扰了国家正常的政治生活。

  4、网络政治参与可能导致非法政治参与的扩大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网络世界本身的虚拟性和隐匿性致使网络犯罪日趋增多。一些对现实不满的个人或者组织利用网络散播谣言,制造混乱,诋毁政府等,尤其是近年来此类非法政治参与频发,并呈现扩大趋势,不法分子利用网络煽动或扩散虚假信息,抓住一切机会制造混乱,以此迷惑网民,特别是青少年网民,试图造成混乱。同时,一些反动或邪教组织也把网络作为宣传、联络的快捷工具,传播其歪理邪说,煽动群众静坐游行,攻击党和政府,至今“明慧网”仍是邪教组织法轮功在互联网上发布其歪理邪说的主要站点。

  三、关于网络政治参与的规范及思考

  “必须指出,尽管公民网络参政有明显的不足和潜在的缺陷,但它是科技发展的选择,是历史的趋势。” [4]因此,如何规范网络政治参与,引导网络舆论,建设好公众参政议政的互联网平台,成为一项重要而紧迫的时代课题。

  1、健全相关法律法规,规范网络政治参与秩序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认为:“一个政治制度能否对那些提出新要求的集团所使用的新的政治手段加以吸收,缓和并使之合法化,实际上是对这个制度的适应性的一种考验。” [5]在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中,任何政治行为都应有相应的法律作为规范和保障。由于我国互联网技术发展较晚,制度化程度还相对较低,特别是在网络政治参与方面,还缺乏必要的法律依据。

  “要实现网络政治参与的制度化,将中国已发展起来的网络政治参与纳入法制轨道,就是要在尊重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政治权利和自由的基础上建立必要的法律制度,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使公民的网络政治参与经常化、秩序化。” [6]与此同时,还要加强网络法制队伍建设,强化网络监管,通过不断完善相关制度,使个人和组织为自己的不负责言行付出更大代价,承担更多责任,以此来最大限度的保证网络政治参与的安全。同时还应该出台相应措施并鼓励广大网民共同参与监督,自觉维护国家利益。

  2、加强技术创新,调控网络信息真实性和有效性

  一切信息技术的发展,都不能妨碍人类自身的健康、基本权利和社会安全。[7]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国家应该出台相关措施,鼓励高校和科研机构加大技术创新的投入,培养先进的高素质网络技术人才。通过技术管理,审核和控制网络信息的发布,过滤网络上的不良信息和虚假消息,引导网络舆论向着利于政策发展和实施的方向前进,引领网络“水军”的舆论导向。同时,强化网络运营商的管理,加强对国外非法ISP,ICP内容的拦截,从技术层面上保证网络政治参与的安全有序运行。与此同时,还要加强各级政府的电子政务平台建设,强化政府与社会民众的直接和实时交流,以此增强政府与民众的互相信任,为政策的推行提供保障。

  3、加大相关领域投入,缩小信息“贫富差距”

  面对网络在普及过程中“东部快,西部慢,城市快,农村慢”的不平衡态势,政府应当加大在这些方面的资金投入的力度,加快信息和网络基础设施的建设,特别是中西部和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以此来加速整个社会的信息化,为网络政治参与打下坚实的物质和技术基础。。同时,国家还要鼓励相关从业人员向中西部和农村地区人群普及政治常识和基本的电脑技术、网络技术知识,消除“信息鸿沟”,进一步唤醒民众的自由、民主、平等的政治意识,鼓励普通民众更多的参与国家政治,反映自己的心声,特别是通过网络参与各级政府的决策,进而提高我国网络政治参与的深度和广度,为政府决策提供必要的民意和舆论支撑。

  4、引导网民提高网络政治参与的素质,教育公民形成健康的网络伦理

  如果说法律手段和技术手段从外部保证网络政治参与的安全发展,属于“他律”的范畴,那么伦理道德约束则是具有更加广泛性和深刻性的内在行为规范,属于“自律”的范畴。从目前发展的实际状况来看,年轻网民,特别是学生网民,依然是中国网络用户的主力军。因此,要引导广大网民,特别是青少年树立正确的网络政治观,强化政治伦理道德教育,提高他们的网络政治参与的能力和水平。同时要发挥好网络舆论的导向作用,提倡理性地参与政治,引导网民树立网络法律意识和道德意识,并且在全社会中构建一种符合法律规范

  和社会道德的网络道德伦理体系,从而使网民在法律和道德的框架内以积极地态度参政议政,有序的参与公共生活。

  总而言之,网络政治参与虽然拥有其强大的社会影响力以及舆论动员和引导能力,但在一些方面还处于不规范阶段,还需要进一步的加以约束和规范。但是我们可以相信,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日益发展和完善,随着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健全和完善,网络政治参与必将有力推动我国的政治民主化建设的进程,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为建设和谐社会奠定坚实的基础。

  参考文献:

  [1]孙关宏,胡雨春.政治学概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3,57

  [2]王水兴.网络问政:本质、意义及实现途径[J].廉政文化研究(ICAS)2010(2)

  [3] [美]埃瑟·戴森. 2.0 版—数字化时代的生活设计[M].海口:海南出版社,1998.17

  [4]张庆胜.关于网络参政及其弊端的思考[J].青年记者.2010年8月上

  阅读期刊:南京政治学院学报

  《南京政治学院学报》(双月刊)创刊于1979年,由南京政治学院主办。本刊是哲学、社会科学综合性理论刊物。

相关论文

联系我们

十年专注论文发表 推荐发表
全国服务热线:400-6800-558
工作时间:9:00 - 23:00

李老师 QQ :2320787095
投稿邮箱:sdwh_2001@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赵老师 QQ:2794063374
投稿邮箱:sdwh_2001@126.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